清嚴法師簡介

追思 清嚴肉身菩薩

「紀念清嚴菩薩圓寂二十八週年!

中國佛教會台灣省分會理事長 釋淨心

清嚴肉身菩薩是淨心受三壇大戒時的第四位引禮師父,依戒場

的習慣稱他為「四師父」,四師父能夠修成肉身菩薩,使身為戒弟子

我們都引以為榮!

大師座下大弟子常明法師決定於其恩師清嚴菩薩圓寂二十八週年

之際,盛大舉行紀念法會,要心撰文紀念之,同時要我將該紀念文

分別以國語與閩南語製成錄音帶,贈與前往參加紀念大法會的佛教同

道。因為讚揚戒師功德,乃身為戒弟子者所應為之事,所以淨心雖法

務繁忙,而又不善為文,仍欣然應允。下面就將我所知道的清嚴菩薩

向大家作簡單的介紹,並藉此機會讚揚清嚴菩薩的高德,以表淨心

戒師父的追思。

「清嚴菩薩是湖北黃陂縣人,誕生於民國十三年十二月十八日。因

為清嚴菩薩宿世慧根深厚,所以在年少時就發心信佛 學佛,於十二歲

時終於看破紅塵,到古潭寺剃度出家修行,十八歲在湖北歸元寺稟受

三壇大戒。二十五歲時為避時局之亂,離開大陸到香港,在香港住了

五年,於民國四十三年,三十歲時,從香港到台灣,住錫於台北十普

寺。

是年秋季,適逢獅頭山元光寺舉辦三壇大戒傳戒法會,清嚴菩薩

受當時擔任開堂和尚的白公上人—即白聖老和尚—所器重,而被聘為

傳戒會的戒師→第四位引禮師父,淨心就是在當時到元光寺求受三壇

大戒的,所以清嚴菩薩便成爲淨心的四師父,也從那時起開始認識了

 

清嚴菩薩,親近清嚴菩薩。

清嚴菩薩在十普寺住了三年之後,即往新竹獅頭山,住了不久,

就到嘉義市創建小靈山永明寺,做為講經度眾的道場。四年之後,

民國五十年,從嘉義北上,在台北縣新店市碧潭路五十一號創建海藏

,以化度北部地區的信眾!

清嚴菩薩在海藏寺弘法度眾數年之後,於民國五十九年二月十二

日凌晨四點多圓寂,時年四十七歲。據其大弟子常明法師說:清嚴菩

薩圓寂之日,凌晨兩點多鐘就起來,和平常一樣拜佛, 圓寂前唯有靜

坐念佛,和日常没有兩樣,而到了四點多鐘就坐化了。

又據常明法師說,清嚴菩薩於開寂前一個月,曾囑咐說:「如果

圓寂了,不要葬在公墓,而要坐缸於海藏寺。」,並且親自到鶯歌訂

做坐化用的大缸。

 

清嚴菩薩圓寂後,因警方不了解佛教高僧坐缸的意義,不准將清

嚴菩薩肉身的缸置於海藏寺,常明法師在不得已的情形之下,才到吳

街的山上買了土地,並於清嚴菩薩圓寂百日之後,將肉身菩薩的坐

,由新店海藏寺移靈安奉於吳興街山上。在山上坐缸六年,於民

六十四年農曆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八時開缸。開缸後發現清嚴菩薩的一

肉身完整如常,由此足以證明清嚴菩薩一生所修功行的成就。開了缸

的清嚴肉身菩薩,在吳興街山上公開供佛教四眾瞻仰禮拜。一段時間

之後,其大弟子常明法師打算把他迎回海藏寺安奉,可是當地的居民,

堅持要在該處建紀念堂,將肉身菩薩留在該地供人禮拜,使奉安海藏

寺之舉遭受到波折,後經多方的交涉溝通,最後才得以將肉身菩薩請

回海藏寺。

以上乃是淨心所知,將清嚴菩薩的誕生、出家、受戒、修行、創

 

建道場、弘法利生和圓寂坐缸開缸的經過情形,作了簡單的介紹。清

嚴菩薩一生當中,似乎在平凡中度過,但他卻留給人不平凡的感念,

這是最值得大家讚頌之處。

前面我曾提到,清嚴菩薩在圓寂之日,一如往常凌晨兩點即起床,

禮佛、靜坐、念佛,在正念分明中,端身正坐安祥而去。清嚴菩薩在

圓寂之前,毫無病痛,能在禮佛與念佛的修持中坐化,這正是臨命終

,身無病苦、心不顛倒,如入禪定的瑞相。這種身心自在,安祥而

进的瑞相,若非平常修持功夫到家是不易得的。佛教有一句話「年關

難過」,所謂年關過是說如果欠人錢財,到了臘月二十九、三十日

過年之際,債主即來討債,如果没有錢清還,債主即將頻頻催討,

個年就很難過關了。這是譬喻人平常不修行,而且造業多端,到了臨

命終時,冤親債主群集榻前,爭相討債。如:有人在臨終之前,受病

 

苦折磨,有的會看到可怕的業境,這都是冤家債主索償的現象,假若

遇到這種情形,便無法身心自在、安祥往生了。所以清嚴菩薩這種臨

終瑞相,是修行功大成就的最好證明。

清嚴菩薩在圓寂前一個月,曾親赴鶯歌爲自己訂做坐化用的大缸,

在要離開世間之前,預先知道自己的時限—就要離開世間了,這叫做

預知時至。學佛修行者在臨命終前,能夠預先知道自己的世緣已盡,

要離開人間,這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尤其是在生前發願坐缸

正表示清嚴菩薩對自己能夠保持肉身不壞的工夫,有相當的把握。而

在坐缸六年之後開紅,果然能依著生前所發的願,使肉身完整不壞。

上述這些情形,都是顯示清嚴菩薩一生修行的成就。

淨心於民國四十三年秋季,在獅頭山元光寺桌受三壇大戒圓滿之

,奉白公上人之慈命,到台中寶覺寺佛學院擔任監事,負責管理

學生。是年十二月,學生放寒假後,辭去寶覺寺佛學院監學之職,

台北十普寺居住。當時除了白公上人為十普寺住持,二師父續祥法師

為監院之外,四師父清嚴菩薩也在十普寺。因此淨心除了親近白上人

與二師父之外,也有機會親近四師父。當時親近四師父所學習的,

部份是梵唄唱念方面。四師父清嚴菩薩的唱念,是標準的北方腔調,

不但一板一眼,非常正確,字句的發音非常清楚,而腔調的高低曲節,

更是一點都不馬虎。跟他學習唱念,要求極其嚴格,常常會因一小轉

灣之處没唱好,就得重複練習無數次,一直到唱對為止,有時候甚至

會被呵責一番。但經過他這種嚴格的教導,真是獲益良多。

他老人家常向淨心開示,他們學習唱念真是得來不易。他說:

住在叢林裡,要跟唱念好的老前輩學習,得先泡茶請他喝,還得向他

講好話,苦苦哀求,這位老前輩才肯教他幾句。每當我聽四師父這種

 

開示時,我都會領會到四師父是在向我勉勵;機會難得,要認真學習。

這種苦口婆心的教導,使我終身不忘其法乳大恩。

我受戒時的幾位引禮師父,都是唱念的高手,唱起讚來,板眼分

,韻調穩當,聲音嘹亮,非常莊嚴。當我有機會親近時,都會把握

機會,盡量學習,而幾位引禮師父也都很慈悲、很有耐心的教導我,

使淨心在唱念方面略有心得。其中二師父續祥法師,對於唱念的功夫,

已經到了登峰造極,由其唱念三昧所流露出來的韻調,婉轉自如,

經超脱了固定的韻律,但初學者是不容易學習的,倒是四師父的唱念,

一板一眼,高低轉彎等韻律固定,使初學者比較容易學習,這是我對

於兩位戒師父唱念特長的私見。

在我的印象中,我的四師父是一位很平實、很隨和的修行者。因

為他的身材比較肥胖,動作顯得不很敏捷,其悠然自得的行動,甚至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會給人有一點懈怠相的感覺。他整天都是笑容滿面、和靄可親,這種

不造作嚴肅威儀的自然表現,正是在平凡中含藏著不平凡的修行工夫。

給人的印象是那麼隨和,那麼平凡的四師父,如果當時,他向人表示

要坐缸保持肉身不壞,可能會使人懷疑;可是事實證明,他確實做到

台灣在光復後出現了兩位肉身菩薩,其中第一位是慈航菩薩,

二位是清嚴菩薩。在光復後短短二十多年間,就出現了兩位肉身菩薩,

所以從佛教的立場來說,台灣真不愧是個寶島。而這兩位肉身菩薩,

在生前都是為人隨和、平易近人,給人的感覺都是平平凡凡,無甚奇

特的出家人,都不是嚴肅威儀,望之生畏,或者是現奇特相的修行者。

由此,我們也可以知道,修學佛道者,内心的真實修持,此外表威儀

的裝作更加重要。

 

歷代祖師大德們的應化人間,度化眾生,隨其願力的差異,,所表

現出來的度生方法也各自不同。有的圓寂後留全身舍利於人間,

留碎身舍利於人間,而留這兩種舍利的目的,都是要讓佛教四眾中

恭敬禮拜植福的,也可以說雖然圓寂了,還是遺留舍利在人間度化眾

生。

在這兩種舍利之中,碎身舍利是經過茶毗(火化),所得而

一顆一顆舍利珠。全身舍利是高僧大德、大善知識們示寂後,其肉體

雖然經過久遠的年代,仍不腐朽潰爛,不但能夠保持原形,而且栩栩

如生。

依據金光明經捨身品的記載:舍利是由修習無量六波羅蜜而得

所以必須殷勤修習戒定慧三無漏學和六度萬行,才能修得舍利,這舍

利並不是輕易可得的。

 

在法華經所記載:有多寶佛的全身舍利,而我國的祖師大德之中,

唐朝的六祖慧能大師、石頭希遷大師及明朝四大師之一的憨山大師等,

都留存全身舍利於人間。民國以來,在台示寂的清嚴菩薩,也是留

全身舍利於人間的肉身不壞菩薩。佛教從印度傳來我國,已經將近兩

千年,其間雖然歷代都出現了很多高僧大德、大善知識,但修成全身

於人問者為數不多,由是得知肉身菩薩之彌足珍貴!

但清嚴菩薩的紀念堂,至今猶未修建,可謂是美中不足之事。清

嚴菩薩開缸之後,為了能夠早日著手興建紀念堂,自公上人、悟公長

老等均很積極的籌劃,淨心也懷著戒子責任的心情參與其事,

嗣後由於種種差別因緣作罷!

茲值清嚴菩薩圓寂二十八週年之際,其大弟子常明法師,發願要

克服萬難,著手興建海藏寺清嚴肉身菩薩紀念堂,以供奉其全身舍利。

 

此事深具意義,值得我佛教同道共同發心參與。所以淨心在這裡呼籲

所有佛教同道們,多多發心,盡一己之力,布施淨財,協助常明法師,

早日將海藏寺及清嚴肉身菩薩紀念堂修建完成。這是紀念清微菩薩最

有意義之舉,也是對清最菩薩最恭敬之供養。所有發心布施協助其成

,必能得到無量的功德。

阿彌陀佛
085765226dfe3268f4cd1391858842e8.jpg